当前位置:首页 > 毗婆沙论

第二十九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作者:迦旃延子 造 时间:2019-06-25 20:15:10 阅读次数:

金刚经金刚经全文金刚经唱诵

第二十九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杂揵度色品第六

色法生住老无常。当言色耶。乃至广说。此章及解章义。是中应广说优婆提舍。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此是佛经佛经中说。告诸比丘。有三有为相。不解此经义趣故。诸家作种种异说。其义不同。如譬喻者说。三有为相。无有实体。所以者何。三有为相。是不相应行阴所摄。不相应行阴。无有实体。欲止如是说者意。亦明三有为相是实有法故。而作此论。复有说者。言此法是无为法。如毗婆阇婆提。作如是说。若此法是有为者。其性羸劣。以羸劣故。不能生法住法灭法。无为有力。以有力故。能令法生住灭。或有说。此二法是有为。一是无为。如昙摩掘部作如是说。二是有为谓生住。一是无为谓灭。若此是有为。其性羸劣。不能灭法。以是无为故能灭法。为止如是说者意。欲明此三法是有为故。复有说者。此法是相应。为止如是说者意故。复有说者。为止即彼法沙门意故。彼法沙门作如是说。色法生住无常。即是色体。乃至识亦如是。为止如是等说者意。欲显己义亦欲说法相相应义故。而作此论。

色法生住老无常。当言色耶非色耶。答曰。当言非色。问曰。非色入有二种。谓意入法入。为意入所摄。为法入所摄耶。答曰。法入所摄非色法。当言非色。即法入所摄。可见法。当言不可见。不可见法。有十一入。除色入。彼非眼入乃至意入所摄。是法入所摄。不可见法。当言不可见。即法入所摄。有对法当言无对。无对是二入。谓意入法入。非意入所摄。是法入所摄。无对法当言无对。即法入所摄。有漏法当言即有漏。从是已后还与彼法相似。无漏即无漏。有为即有为。以是义故。为止说有为相是无为者意故。无为法无过去未来现在当言即过去未来现在。问曰。何以过去法得通三世。生住老无常唯过去耶。答曰。过去法得与彼。不同一果。不共行。相离不相随。于彼聚为非聚。如树皮离树。生等不尔。与彼同一果。乃至广说。如过去者。未来现在说亦如是。善不善无记。当言即善不善无记。三界系不系。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见道所断。修道所断不断。说亦如是。

云何老云何死云何无常。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先说真实义有为相。今欲说假名有为相故。复有说者。先说刹那无常。今欲说一世无常故作此论。云何为老。乃至广说。问曰。此中何故不问生耶。答曰。或有说者。彼作经者意欲尔。乃至广说。复有说者。若法于彼法无增益。令彼法散坏者。是中则问。生于彼法。能令增益炽盛。是故不问。复有说。若法能令彼法相离相远。此中则问。生能令彼法相近相随。是故不问。云何为老。答曰。发白零落身体皮皱转转损减身形曲膢。气息损少。身生黑点犹如彩画。扶杖而行。恒患颠伏。行步迟微诸根渐损。转转衰熟。举身战掉是为老。云何为死。答曰。诸行散灭是名为死。如说若死即无常耶。云何死是无常。云何无常非死。答曰。或有说者。最后命根灭一刹那。是名为死。亦名无常余。时阴散灭。是名无常。不名为死。复有说者。与最后命根俱灭五阴。是名为死。亦名无常。余时阴散灭。是名无常。不名为死。复有说者。一生中命根散灭。是名为死。亦名无常。余阴散灭。是名无常。不名为死。复有说者。一生中与命根俱五阴散失。是名为死。亦名无常。余阴散失。是名无常。不名为死。复有说者。众生数阴散失。是名为死。亦名无常。非众生数阴散失。是名无常。不名为死。问曰。业力强无常力强耶。答曰。业力强非无常。业是圣道。无常即无常。世尊。或说道是受。或说是想。或说是思。或说是意。或说是灯明。或说是信进念定慧。或说是筏是石是水是花。或说是慈悲喜舍何处说道是受。如说我实觉苦圣谛。何处说道是想。如说比丘修行广布无常想能断欲爱。乃至广说。何处说是思。如说有业无黑报无白报能尽业。何处说是意。如偈说。

意能烧屋宅亦不染于缘

谓佛天人师应受一切供

何处说是灯明。如偈说。

汝起莫放逸以戒自调伏

如是等灯明驰流不能灭

何处说是信。如偈说。

信能度大河不放逸亦然

精进除众苦慧能到解脱

何处说精进。如说佛告阿难。精进能增长菩提。何处说是念。如说佛告比丘。我说念过一切处。我圣弟子。具足念力。守护。根门。则离不善法。能修善法。何处说是定。如说有定是正道无定是邪道。有定心得解脱。非不定。如是等是也。何处说是慧。如偈说。

慧为世间上趣向于至真

若能正知此必尽于老死

何处说是筏。如说比丘当知。筏者即八圣道。何处说是石。如说比丘当知。此是正见大石山。何处说是水。如说比丘当知。此八圣道。是八味水。何处说是花。如说此七觉意花。何处说是慈悲喜舍。如说修慈心三昧。得阿那含果。悲喜舍亦如是。此中说道是业。是故说业力强非无常。业能灭过去未来现在行。其灭是数灭。无常灭现在行。其灭是无常灭。或有说无常力强非业力。所以者何。业能灭过去未来行。无常能灭彼业。若人能杀千人敌者。是人名为二千人敌。彼亦如是是故无常力强非业力。如我义者。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业能令过去未来现在行不行境界。无常何所灭耶。复有说者。业名和合。无常名坏和合。为业力强。无常力强。答曰。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和合事难。坏和合易。复有说者。无常力强非业力。所以者何。彼和合者。必有别离。如我义。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和合事难。坏和合易。如人作瓶时难坏瓶时易。复有说者。若业能作五道受生处造业。是业力强。非无常力。复有说者。无常力强非业力。所以者何。彼业亦为无常所坏。如我义。业力强非无常力。所以者何。法造时难坏时易。此中亦应说瓶喻。

世尊说三有为相。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为止他义故。如譬喻者。不欲令一刹那中有三有为相。彼作是说。若一刹那中。有三有为相者。则一法一时。即生即老。即无常。问曰。若然者。其义云何。答言。法初时名生。后时名无常。此二中间名老。如是说者。则一刹那中。无三有为相。此说不如实分别。所以者何。说一生中相似法故。一生中。初生者名生。最后者名无常。此二中间名老。若作是说者。则一法无三相。为止如是说者意。亦明一法有三相故。问曰。若一法有三相者。云何不一法一时即生即老即无常耶。答曰。所作异故。所以者何。法生时。生有所作。法灭时。老无常有所作。以所作次第各异故。而无有过。是故为止他义。欲显己义亦欲说法相相应义故。而作此论。此三有为相。有为法。有生有灭有住变。云何有为法一刹那中。有生有灭有住变耶。答曰。法起时生。生彼法。法灭时灭。灭彼法。住变是老。老能熟彼法。问曰。若然者。法体是变异者。云何法不舍自体耶。若不变异者。何以说住变是老。答曰。应作是说。法体无变异。问曰。何以说住变是老耶。答曰。此是老名老。名为老亦名住变。复有说者。以其体不异故。名不变异。所作异故。名为变异。所以者何。法生时所作异。灭时所作异。云何生时所作异。灭时所作异。答曰。法生时有力。有功能。有所作法灭时。衰退散坏。以是义故。言有变异。复有说者。法迅速故生。迅速迟微故灭。湿润故生。萎枯故灭。复有说者。以经三世故变异。所以者何。过去法异未来现在法。

问曰。此相为是总相。为是别相耶。若是别相者。云何一法而有四相。若是总相者。诸法各自有相。云何是总相耶。答曰。或有说者。此相是别相。问曰。若然者。云何一法而有四相。答曰。此说自相。非如火热。是自相如受自有生住灭受生住灭不能生乃至识。是故言自相。诸法各各自有别相。如色是不久散坏。如病如痈如疮如箭等。百四十种相。相有二种。一者旧相。二是客相。生等于彼法。是客相非是旧相。合聚他物相。本自体相亦如是。复有说者。是总相。问曰。若然者。诸法各自相。云何是总相耶。答曰。相似相。如一法有三相。一切法亦有三相。复有说者。非别相亦非总相。所以者何。非自体故非别相。各有相故非总相。问曰。若此非总相非别相者。当言是何法耶。答曰。此是诸法印帜。若法有此印帜是有为。无印帜者是无为。如大人相非大人体。若有此相者。名为大人。若无此相者。不名大人。彼亦如是。评曰。不应作此说。说总相者好。

问曰。法生时。除其自体。余一切法。能生此法。何故唯说能生生此法耶。答曰。法生时。余法虽有功。不名能生。唯生体能生。如女人产时。诸余女人。虽复佐助。不名为产。唯母名产。彼亦如是。尊者和须蜜说曰。唯生能生彼法。非余法。所以者何。若无生者。则彼法不生。问曰。若无余法。彼法亦不生。复次若有生彼法。生非无生。问曰。亦有余法作缘使此法生非无余法缘。尊者佛陀提婆说曰。法生时。生势最胜故生得其名。余法不尔。如作伎书画染法。作伎时。非无伎子毗头梢等而伎得成。然彼伎成师得其名。如画非不因笔墨纸等。而人受其名。画时非不因众彩。而人受其名。染时非不因盆水等。而染者得名。彼亦如是。

问曰。生相为有生相不。若有者云何非无穷。彼生复有生故。若无者谁生此生。答曰。应作是说。生相复有生相。问曰。若然者。云何非无穷。答曰。无穷有何过。未来世宽。无住处耶。又生死是无穷法。以是事故。难除难过。能生众生无量连琐之苦。复次此二同在一刹那中。故非无穷。彼一刹那中。生生二法。一生法。二生生生。生生唯生生。问曰。何故生生二法。生生唯生生。答曰。如是亦无有过。犹如女人有生一子者有双生者。复有说者。生相生八法。谓彼法生生老后老住后住无常后无常生生生一法。谓生。问曰。何故生生八法。生生唯生生。答曰。是亦无过。犹如猪犬狼豺等。或生一子或生多子。

问曰。诸行为有住相不。若有者有为相中。何以不说。此经复云何通。如说。诸行不住。犹如寿行。乃至广说。若无者此文云何通。如说色法生老住无常。当言色耶。乃至广说。波伽罗那经亦说。云何住诸行生不散坏。答曰。应作是说。诸行有住相。问曰。诸行有住相者。有为相中。何以不说耶。答曰。应说有为法有四相。若不说者。当知此义有余复次住相似无为法故。不说是有为相。复次若相能令诸行历世者是有为相。如生移未来行现在世。老无常移现在行在过去世。住与彼法相着无舍离时。复次分别诸相时。三相堕有为部中。住相堕无为部中。复次若相能令诸行不增益散坏者。说是有为相。住能令诸行增益不散坏。不说是有为相。问曰。若然者生能令诸行增益不散坏。何以说是有为相耶。答曰生能令诸行增益散坏其于老无常。所以者何。若生不生诸行。在现在者。则老无常不能散坏以生生诸行在现在世故。老令衰微。无常能坏犹如有人虽居牢固之处有三怨家。一于牢固之处。挽其人出。二共断其命。此三于彼人俱作不饶益事。若一人不于牢固之处挽出者。则二人无由断其人命。彼亦如是问曰。若诸行有住相者。佛经云何通耶。答曰。佛经说不住。无有久住相。非谓一刹那。如命根等。复次言无住者。无长久时住。住相谓少时住。复次刹那中。住相微细。唯佛所知。所以者何。如以神足屈申臂顷。从此间没。住须弥山顶。于其中间。众多刹那相续。非不相续。是故言从此至彼。如是等相。唯佛境界。非余所知。是故经说无有住相。复有说者。虽有少时住。速为老所衰无常所灭。是故住相有如是过患故佛经不说。复有说者。诸行无住相。是以有为相中不说。佛经善通。此文云何通。如说。色法生老住无常。乃至广说。答曰。此文应如是说。色法生老无常。乃至广说。不应言住。若言住者。有何意耶。答曰。此住是老异名如生名生亦名出现。无常名无常。亦名灭尽。老名老。亦名住。评曰。应作是说。诸行有住相。若诸行无住相者。不能有所缘。欲令无如是过故。说诸行有住相。

问曰。何者是变异。为以灭故坏故以为变易故言变异耶。答以灭故言变异者。变异与灭。则是一体。有为法。唯有二相。若以坏者。则法舍自相。若以变易者。云何不助成外道。作如是说。诸法变易。答曰。应作是说。势衰故言变易。所以者何。诸行势盛故生。势衰故言变异。复次诸行有力故生。衰劣故变异。复次诸行未熟名生。已熟名变异。复次诸行渐羸故变异。复次诸行新故名生。旧故名变异。问曰。若然者。云何不助成外道义。答曰。诸行相续不住。外道计有住时。住灭言是变。如乳作酪。如薪作灰。不说刹那势衰故变异。此说刹那势衰变异。不说住时变异。问曰。此有为相与所相。为一为异耶。若一者。云何一法不为多法耶若异者。相与所相则异者。何故不以余相为相。答曰。应作是说相所相不一。是故一不为三。三不为一。问曰。若然者。云何不以余相为相耶。答曰。随相所作处则相所相。是故无过。复次相与所相。常不相离。若相离者。可以余相为相。以相所相不相离故。无如是过。如是杂合不相离共说亦如是。复次相从所相生。生所生异。如烟虽从火生烟火各异。彼亦如是。复次相是所相过患。如病是人之过患。人异病。若当不异者。人病愈时。应当无人。余亦如是。复次佛说此相是有为相。以是言故。当知相异所相。如言此人舍亦如是。

问曰。一切刹那中。尽有老者。何以不一切时头生白发耶。答曰。不应作如是问有白发无白发。然老与壮年。或有相妨。或不相妨。相妨者。不生白发。不相妨者。头生白发。复次或有羸弱四大多强盛四大少。或强盛四大多羸弱四大少。若羸弱四大多。强盛四大少。头生白发。若强盛四大多。羸弱四大少。不生白发。多力少力亦如是。复有说者。白发非老。白发是色。老是非色。但此身后时。生如是报滓不好之法。犹如麻油。亦如木酒。后欲尽时。必生浊滓。彼亦如是。问曰。何处有此白发。答曰。界者欲界中。有非色无色界。趣者人畜生饿鬼中。有方者三方有。非郁单曰。所以者何。白发是罪报。彼方非受罪报处。问曰。谁有此白发耶。答曰。凡夫圣人俱有。圣人从须陀洹。至辟支佛。唯除世尊。所以者何。佛世尊无发白渐落皮缓面皱音声破坏。死时无解支节。痛心不错乱。根不渐灭。一时而灭。此是佛身之法。问曰。以何等故佛世尊。无白发渐落皮缓面皱耶。答曰。此是恶色。佛世尊永离恶色故。问曰。佛作何业。无如是报耶。答曰。佛世尊。本为菩萨时。修行善法。信心坚固。未曾衰退。以行相似因故。受如是相似果。以是事故。无白发渐落皮缓面皱。

问曰。若一切刹那中。尽是无常者。何以不一切时有死尸现耶。答曰。不应问此事有死尸无死尸。所以者何。有相有相法异。无相无相法异。有心无心说亦如是。复有说者。以根法灭生有根法。所以无死尸。有根法灭。生无根法。所以有死尸。有心无心。众生数非众生数。内法外法。说亦如是。复有说者。众生业力故所以有。众生业力故所以无。众生业力故所以有者。众生须皮肉筋骨齿爪毛角等。以为资生具。所以便有。众生业力故所以无者。一日夜。二十不满。有六十五百千刹那。一一刹那。有五阴生灭。若当一一刹那有死尸者。则一众生死尸。满于世间。以众生业报。所以无。问曰。化生众生。何以无死尸耶。答曰。或有说者。以生时顿得诸根死时顿舍诸根故。如人水中暂出暂没不知没至何所出从何来。复有说者。化生众生。其身轻漂。犹如火焰。风吹至空。不知去处。云雾电光。亦复如是。复有说者。四大多者有死尸。彼造色多故无死尸。复有说者。受身非根法多者有死尸。受身非根法少者无死尸。复有说者。受身可舍法多者有死尸。受身可舍法少者无死尸。可舍法。谓发毛爪齿等也。

问曰。有为法。为体是生故生。为与生合故生耶。若体是生者。生相何所作。若与生合生者。何故不与无为法合而使无为法生耶。答曰。应作是说。体是生相。问曰。若然者。生相何所作耶。答曰。虽体是生。由生相故显发。犹如闇中有瓨瓶等物。而由灯显发。不从灯生彼亦如是。复有说者。与生合故生。问曰。若然者。何以不与无生法合。令使无为法生耶。答曰。以无合义故。若有者亦应生。无常说亦如是。

问曰。如有为法有三有为相。无为法有三无为相不耶。若有者。云何无为法非是聚法耶。若无者。波伽罗那经所说云何通。如说。云何不生法。答曰。无为法。以无生相故。云何不住法。答曰。无为法。以无住相故。云何不灭法。答曰。无为法。以无灭相故。答曰。应作是说。无为法无无为法相。问曰。若然者。波伽罗那经所说云何通。答曰。对有为法故。如有为法有生住灭。无为法无生住灭故。作如是说。

佛经说。汝等比丘。即出现。即生。即没。即灭。问曰。出现与生有何差别。没与死有何差别耶。答曰。或有说者。无有差别。所以者何。出现即生没即死。同是刹那性故。尊者波奢说曰。受中阴身。是名出现。受生阴身。是名生。坏中阴身。是名没。坏生阴身。是名死。复次卵生胎生湿生众生。受身时是出现。所以者何。眼等诸根。渐出现故。化生众生。受身是生。所以者何。顿得眼等诸根故。舍卵胎湿生众生身。是名死。所以者何。有死尸故。舍化生众生身。是名没。所以者何。以无死尸故。尊者和须蜜说曰。入母胎时名生。出胎时名出现。代谢诸阴是名没。死时阴是名死。尊者佛陀提婆说曰。诸趣中。初受身时名生。已在趣中诸阴名出现。中阴中死。向生阴中是名没。舍命根时阴是名死。

杂揵度无义品第七之一

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

毕竟无有利如陆地船箄

如此章及解章义。此中应广说优波提舍。问曰。何故作此论。答曰。虽一切阿毗昙尽皆说佛经然此品偏多。所以者何。此论品多以经为论。复次所以作此论者。此是佛经。佛经中说。佛在优楼频螺村尼连禅河边菩提树下。成佛未久。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远离苦行。于此苦行。快得解脱。以自愿力故。今得第一菩提。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深生爱乐。一心不乱。摄耳听法。尔时恶魔波旬。作如是念。沙门瞿昙。今在尼连禅河边优楼频螺村菩提树下。坐为弟子说法。乃至摄耳听法。我今应往为作留难。尔时恶魔。化作婆罗门摩纳婆像。往诣佛所。到已说如是偈言。

汝今舍苦行众生清净道

若更行余道毕竟无有净

此偈义者。时魔语世尊言。汝舍古先苦行之道所依耶。不能令人净而生净想。魔以无是净。种种苦行是净道。佛语恶魔。非我不能行于苦行而舍之也。我谛观察此道。不能断烦恼。以无所能故。而我舍之。以是事故。而说此偈。

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

毕竟无有利如陆地船箄

诸修苦行。有何义耶。答曰。或有说者。此法之外所行。尽言为他说法者。谓八圣道。及圣道方便。除此余是也。以道是邪道故。与无义俱。以是事故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有说者。他者言下贱。非他言妙胜。诸外道所行苦行。是下贱法。所以者何。以计我故。是故说诸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有说者。他言不死。不死者恶魔也。是故世尊。告不死者。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复有说者。诸为生天修苦行者。是苦行皆言不死苦行。以是事故。而作是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必竟无有利如陆地船箄。无用邪见所行苦行。不能断结。无用亦如是。时魔复语佛言。若种种苦行是邪行者。汝以何道。而自净耶。尔时世尊。即说此偈。

我修戒定慧如是究竟道

今已逮清净无有上菩提

佛经虽作是说。而不广分别。此论即是佛经优波提舍。佛经是此论根本诸佛经中所不说者。今欲说故。而作此论。

问曰。世尊何故说诸他修苦行当知无义俱。答曰。此是老死道。近老死法。随顺老死法。不能以是法得尽老死道。所以者何。众生欲度老死海。行此苦行。此诸邪见。所行苦行。还令众生没老死海。尊者瞿沙说曰。一切增长法是无义。一切寂灭法是有义。邪见苦行苦行。是随顺增长法。以随顺增长故。不能生寂灭法。众生欲度老死海故。修诸苦行。而此苦行。必令众生堕老死海。所以者何。以行邪方便。邪方便者。为生天故。行此苦行。是故言堕老死海中。

本文链接:第二十九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上一篇:往生净土决疑行愿二门全文

下一篇:第二十二卷 十诵律

李罕诵金刚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金刚经作为般若部的经典之一,虽然篇幅短小但文字结构仍然晦涩复杂,为方便各位师兄读诵金刚经,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金刚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最新推荐

点击阅读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