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国学大师启功有神通,提前知晓别人死亡日期

作者: 时间:2019-10-13 09:29:37 阅读次数:

国学大师启功有神通,提前知晓别人死亡日期

\

启功从小修持佛法,他有神通但从不显露

启功(1912——2005),字元白,也作元伯,北京市人。中国当代著名、古典文献学家、、文物鉴定家、红学家、诗人,。,,是清世宗()的第五子的第八代孙。著作等身,主要代表作有《启功丛稿》、《启功韵语》、《古代字体论稿》等。历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中国书法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故宫博物院顾问等要职。(详见)

彭教授的针灸研究和中医研究涉及到了道医里的内容。道医里很多内容涉及灵体致病的治疗。下面的例子,来自李可讲先生写的《服膺启夫子》一书,这本书我从头到尾读完了,读完后书送人了,这里讲的故事,只能是转述大概,有兴趣的朋友找原书来看看,比我转述的精彩。

\

李可讲讲的故事的大概是说启功从小修持佛法,他是有神通的,只不过他不显露而已。比如,他多次能提前知道朋友或熟人圈子里的某些人的死亡时间。有一个老人,大家看起来他很健康,但启功说那人快不行了。结果不到一周,那人就辞世了。

李可讲讲的最神奇的一件事涉及我要讲的主题。有一个陈姓先生,和启功相识多年,一天他对启功夫子说,他十年来老是梦见自己已故的姐姐,姐姐说她不是自杀的,是姐夫某君害死的。启功夫子听后,一脸严肃,然后告诉他一个方法,能解脱梦境。原来陈先生的姐姐在当时的“十年前”自杀了。启功要他立马从北京赶到河北某地的姐夫家,只需要姐夫写一行字,陈某某不是自杀而死的,而是丈夫某君害死的。这句话要某君写在纸上,不是做证据报官,而是要两人把这张纸条烧在死者坟前。陈某的姐夫某君大吃一惊,但他还是写了。之后,陈先生回到了北京,从此,再也没梦见过姐姐。又过了十年,已经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陈先生在北京遇见了姐夫某君,某君拉着他的手说,“自从你姐去世之后,我腰上得了火缠龙疾病,十年未愈,可是,自从在你姐坟前烧了那张纸,病突然就好了。”其实,那个火缠龙的病,就是陈某已故的姐姐的灵魂干扰所成。陈先生的姐姐明明是被丈夫害死的,可是丈夫对外说妻子是自杀的,死者的亡魂含冤,和现代的活人一样“纠结”。那张字条一烧,她的纠结也就解了。李可讲佩服的是启功夫子的方法,就这样一下解决了问题。

附录:《生命的灵体与超度》全文

作者

上次我写过一篇与灵体超度的文章,引起很多博友的关注,因此,也请张玉仙给他们的亲人在中元节(农历七月十五)进行超度。有位博友曾来信说他一位堂弟因意外事故辞世,请张老师在中元节超度,之后,他来信说:“谢谢张玉仙老师,陈老师。超度第一晚子时,我坐在书房,忽然从窗外飘来一阵香味,大概持续4-5秒,类似檀香,说不清楚,亦不知是否是幻觉。不过期间我从未梦见堂弟。 ”我回答他,这正是超度的感应。我写文章前,新疆的针灸名家彭教授来信和我谈针灸,彭教授修持密宗法门,他的信的内容,涉及一部分与灵体解脱有关的内容,可以把信文贴出来,然后我再转入正题,做些探讨。彭教授信中说:

“全林主编;

寄来的杂志收到了,谢谢!

前一段以为有点事,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和你聊天了。上次很谈病气没有说完今天再接着说。

我一直认为病气是一种非物质东西,但是大多数疾病都带有病气,以为中国传统哲学认为阴阳不能独立存在,就是疾病也是一样。现在人们对病气都没有认识更不会处理病气。只会处理物质性的疾病,所以对于非物质性的疾病因素就没有办法,如果是一种疾病物质性因素为主现代医学有比较好的效果,但是一种疾病带有很多病气,这样就效果不好就会被认为是疑难病。象病毒一类的疾病,如艾滋病,狂犬病就不能治疗。其实其他的病毒性疾病如病毒性肝炎(特别是乙型,丙型)也很难治。这些病毒性疾病带的病气也很多,还有其他的疑难病如癌症,尿毒症也是。还有垂死病人也都带有很多病气,还有死人所带病气更多。一般的病人平时感觉不到身上的病气,只有我给予扎针并且用排病气方法以后才有病气排出,才能够让人感觉到病气,开始乙型严重疾病的病人不扎针也在不断排出病气,这样的病就很难治。所以我根据病气自动排放的有无和多少来判别是否得了癌症。

另外一些气功师所说的‘信息病’(其实就是有鬼附体,或者是有鬼作祟所致的病)也带有很多病气而且往往更多更猛烈。象精神病基本上都是。所以严新说精神病不是病。我一般不看精神病。有好几次治疗了精神病就会遭到鬼的报复,有一次新疆人体科学会秘书长带来一个大学生是精神病,我给她扎针以后,不久我洗衣服,洗衣机突然到处漏水,晚上一群小孩踢足球把我家玻璃窗踢破(那是冬天还是傍晚,没法马上换玻璃)

另外如果有人去看望过垂死病人或者是去送过葬身上也会带有病气。例如有一个朋友来求我说一个厅长得病很重,让我看看。我让他们家属先把病历拿来看看。他儿子来时身上带有很多很重病气,我还没有看病历就知道病人不行了,就告诉他们要有所准备,就在这几天就会不行了。果然第三天病人就去世了。另外如果来的人身上带有很多很重的病气,如果不是从垂死病人那里来的,就是刚刚送葬过。如果还不是呢,就是身上有鬼附体。新疆人民会堂是建在坟地上的,那里经常有人遇到鬼。我的一个小朋友(也是练气功信道教的,而且天目已经开了,能够见到鬼)他说人民会堂餐厅经理,他手下一个维吾尔族服务员小伙子,一天住在他的宿舍(他的宿舍经常有人遇到鬼所以没有人敢睡在那里,而我的这个小朋友不怕也没有遇到过)晚上做梦看见一个姑娘端水给他,他伸手要接,就醒了。醒过来看见自己还伸着手。开始打那以后就失眠一点也不能睡觉。让我治疗,我发现他带有很多病气。我给他念往生咒,病气就马上没有了。他的失眠症也好了。照道理维吾尔族现在是不信佛教的,我念佛教咒语也能够治好他的失眠症。还有我的一个朋友的岳母在地里干活,一个旋风刮过来到她身上经过,就失眠了。到处看不好,就来我家里。我爱人姐姐刚好从兰州来,她也是天目开了,看到别人头顶冒黑烟,就说这个病人病很重。我说不是。就拿了一个宝瓶(我写了藏文咒语放进去,每次练功就抱住。这样的瓶子能够吸病气能够治病)在她头顶上吸了一分钟病气就吸掉了,回去后失眠也好了。这样的鬼附体病我治疗过很多很多,效果都很好,但是在其他医院都是治不好。

现在我有事要出去。下次接着说怎么样能够感觉到病气。”

彭教授的针灸研究和中医研究涉及到了道医里的内容。道医里很多内容涉及灵体致病的治疗。下面的例子,来自李可讲先生写的《服膺启夫子》一书,这本书我从头到尾读完了,读完后书送人了,这里讲的故事,只能是转述大概,有兴趣的朋友找原书来看看,比我转述的精彩。

李可讲讲的故事的大概是说启功从小修持佛法,他是有神通的,只不过他不显露而已。比如,他多次能提前知道朋友或熟人圈子里的某些人的死亡时间。有一个老人,大家看起来他很健康,但启功说那人快不行了。结果不到一周,那人就辞世了。李可讲讲的最神奇的一件事涉及我要讲的主题。有一个陈姓先生,和启功相识多年,一天他对启功夫子说,他十年来老是梦见自己已故的姐姐,姐姐说她不是自杀的,是姐夫某君害死的。启功夫子听后,一脸严肃,然后告诉他一个方法,能解脱梦境。原来陈先生的姐姐在当时的“十年前”自杀了。启功要他立马从北京赶到河北某地的姐夫家,只需要姐夫写一行字,陈某某不是自杀而死的,而是丈夫某君害死的。这句话要某君写在纸上,不是做证据报官,而是要两人把这张纸条烧在死者坟前。陈某的姐夫某君大吃一惊,但他还是写了。之后,陈先生回到了北京,从此,再也没梦见过姐姐。又过了十年,已经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陈先生在北京遇见了姐夫某君,某君拉着他的手说,“自从你姐去世之后,我腰上得了火缠龙疾病,十年未愈,可是,自从在你姐坟前烧了那张纸,病突然就好了。”其实,那个火缠龙的病,就是陈某已故的姐姐的灵魂干扰所成。陈先生的姐姐明明是被丈夫害死的,可是丈夫对外说妻子是自杀的,死者的亡魂含冤,和现代的活人一样“纠结”。那张字条一烧,她的纠结也就解了。李可讲佩服的是启功夫子的方法,就这样一下解决了问题。

相关的因为先祖或者亲友灵体没有超度而造成生者的疾病、灾难、困境、不顺的事情,生活中很常见,阴阳两界是相互影响的,那种影响,可以通过无形的血缘信息或者其他信息来起作用。这些道理的了解,不是让你变得神神道道,而是变得更理智,更能遵守道德法则,更能敬畏生命,更能珍惜生命。如果对生命的真相有了深刻、理性认识,就会过更加恪守道德的生活。相信人有灵魂和前世来生,不仅不会对现实生活带来坏处,反而会使人们更加敬畏天道而不敢妄为。遗憾的是,官方哲学并没有意识到传统的生命哲学并不会妨害社会和政治,官方哲学反对传统的生命哲学,并由此而产生一些过激行为,比如文革中对传统文化的批判与毁坏,到现在官方对于佛道文化发扬工作的有限制的管理,以及某些研究的人为禁区,都是不明智的。民众明白生命的真相,明白天道,不仅不会危害国家的管理,反而会使民众更加安分守己,做遵法守纪、道德良好的人。只是,仅仅因为某种并不全面的学说而贸然否定中华传统哲学之精华,实在是遗憾至极的事情。古典文学作品中这样的故事非常多,不论是《搜神记》里的传闻,还是《聊斋》里的传奇,都有着古典生命哲学的底蕴。不了解这些古典生命哲学,只怕读古典小说也成问题,只会“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了。身入宝山,空手而回,岂不悲哉。

本文链接:国学大师启功有神通,提前知晓别人死亡日期

上一篇:四川长宁龙藏寺般舟佛七感应事迹

下一篇: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第二十二回

精彩阅读

热门精选

最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