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国外藏传佛教的发展

作者: 时间:2019-10-13 09:29:22 阅读次数:

  这篇文章是为青海藏族研究会藏英语培训学校学员编写的教材,在给民慈会员讲之前作了大量删减,同时也增添了一些新的内容。为便于会友们了解藏传》、《佛学》等季刊。在英国藏传佛教最受欢迎,日本的禅宗次之。英国约有佛教徒12万人,其中藏传佛教徒占50%。  2、在德国  在德国弘扬佛法的第一个人是德国学者奥登堡,从1905起他开始发行欧洲第一份佛教刊物《佛教徒》。 1952年藏传佛教团体开始在西德出现,德国人喇嘛戈文达,在西柏林创立了“圣弥勒曼陀罗西方教团”。1954年来自蒙古、西藏的藏传佛教徒,在柏林建起了欧洲第一座藏传佛教“大佛寺”、“圣弥勒寺”。1989年德国佛教徒约有20000人。  3、在法国  60年代后期,逃亡西藏的一些僧侣来到法国,其中宁玛派僧侣在卡斯特朗市建造起占地120公顷规模宏大的藏式的寺院乌金滚桑却林寺,每年有大批的法国和欧洲的藏传佛教徒在此学习密法。70年代法国成为欧洲佛教活动中心。一直进行中文、藏文、巴利文经典的翻译的事业。1989年法国佛教徒有50万,其中7.5万人是法国的本地人。  4,在比利时  1971年,首都布鲁塞尔成为藏传佛教宁玛派在欧洲传播活动基地。在此创建了宁玛派的金刚寺院和欧洲第一座宁玛寺院“乌金滚桑却林寺”,以其古老的教法,紧扣西藏现代社会弊病进行说教,教授仪轨、瑜珈术等,出版宣传品,吸收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入教。  5、在希腊  1973年西藏僧侣在雅典创建了“乌金滚桑却林寺”继布鲁塞之后,雅典亦成为宁玛派在欧洲的弘法和活动中心。  6、在美国  佛教传入美国有100多年历史。20世纪50年代,格鲁派的蒙古僧人旺格格西应邀到美国传法。1958年,在新泽西州建立了美国第一座“美国喇嘛寺院”,教授蒙、藏文和经典。1965年后,藏传佛教在美兴盛起来,原因在于大批的藏传佛教寺院在美国建立,藏人的难民社区陆续在美国出现,大批西藏学者在美国各大学任教,藏式的坐禅中心引起了众多美国人的兴趣。1968年宁玛派大师塔尚,来到美国建立了西藏宁玛派坐禅中心,后又建立了学院、出版社、乡下中心等机构。教授方式适合美国人因而很受欢迎。70年代后,藏传佛教尤其是密宗——引起美国人极大的兴趣,很快普及开来,一些地方已经超过了禅宗。最富影响的是噶举派的仲巴活佛,被美国人称为“宝贵的教师”,是20世纪在欧美影响最大的藏传佛教僧侣学者。藏传佛教在美国的广泛传播和达赖喇嘛曾经应邀20多次访美,“导致了美国宗教信徒的藏传佛教化,对美国的社会,文化和宗教产生了重大影响。”  此外,在美国较有影响的藏传佛教机构还有:  加州的萨加派“西藏佛教救护中心”,新泽西州的噶举派的“美国喇嘛庙”,格林斯的凡智学会,纽约的**寺等,如今藏传佛教的四个主要教派,在美国建立了数百个道场,佛法和习禅中心,专业出版社“雪狮”、“智慧”等,越来越多的美国学者和大学生相继遁入藏传佛教之门。美国现有藏传佛教信徒2万多人。  藏传佛教在欧美传播的数字令人鼓舞。在欧美各国藏传佛教寺院、坐禅中心、佛学院等约有数百个,几乎遍及欧美每一个国家和地区。在欧美,藏传佛教转世洋活佛已不是新鲜事,如今在转世活佛中包括有巴西,美国土著及港台的汉人。在欧美等地的转世现象中,男成就者转世为男孩,女成就者转世为男孩或女孩的都有。已知名的转世的国外洋活佛有如:意大利的犹太血统的美国女僧尼阿贡诺布拉姆在中年时,成为西方第一个女性活佛,土登意喜喇嘛的第一批僧尼中,一个叫冼娜的俄国女人死后转世为一个法国男孩,并被萨迦法王和格鲁派活佛认定;土登意喜喇嘛圆寂后,转世为一个西班牙的男孩,名叫奥色仁宝切;美国哈佛大学宗教学委员会的佛学博士阿瑞就是一位学者活佛,曲扬·仲巴仁波且圆寂后也已有了转世灵童。等等。  (二)向欧美传播藏传佛教的僧侣们  1,南喀诺布是意大利的宁玛派,生于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 1970年到意大利,曾在几所大学教授藏文、藏族文化、藏医和藏传佛教课程至到1994年退休。经他倡导成立了非政府组织亚洲团结和发展协会(S·S·I·A)并任主席。该会主要任务是为援藏项目筹资,用以办学较、建医院等,目前在我国昌都,青海海南州投资建了医院和学校。南喀诺布精通藏、蒙、意、英文种,有几种著作出版发行。1990年创立了“象雄国际研究学院”,学院势力很强,已成为国际藏学研究的主要中心之一。到1993其成员已达4000多人,来自世界40多个国家,有各阶层人员参加,甚至有农民和无业人员,南喀之名和声望因而迅速传播,家喻户晓。  2、邦龙活佛是德国的格鲁派。他 出生于四川省巴塘。是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松赞林寺的主要活佛之一。,18岁时获得拉然巴格西学位。1960年应邀到德国的巴州科学院,主要从事编撰一部15万余条的《古代藏语字源字典》的工作。这部字典对研究古代藏文文献和佛学显得十分重要,邦龙是编撰这部大字典的骨干力量。  3、察雅活佛是德国的格鲁派。出生于四川省康定县, 1953年到拉萨哲蚌寺深造,获格西学位。1959年到印度,在印度8年期间刻苦自学英、德文。1966年去西德,在德国波恩大学从事藏族文化艺术研究。编有藏英德文词典,撰有《西藏佛教艺术》,曾多次回国探亲,考察藏族文化艺术。  4、格西旺杰是美国的格鲁派。他出生在俄罗斯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的蒙古人家庭。10岁时得以到西藏学习佛法,直到1949年。1951年离开拉萨去印度。1955年到到达美国,在哥伦比亚大学及华府聘为藏文、蒙文教授,边教学边传播佛法, 1958年创立了美国喇嘛教寺院,这是藏传佛教在美国的第一座寺院。70年代初在他倡导下成立了美国佛学研究院。1975年在加利福尼亚成立执金刚智研究所,下属几个坐禅中心,分属四个地区。格西旺杰一生献身于藏传佛教事业的发展,进行传法、教学、写作和翻译建立寺院和研究机构,为美国培养了一批研究者,开创性的贡献,功不可没。  5、吉达·达钦萨迦是美国的萨迦派。出生在西藏萨迦县,系萨迦派法王。1959年随同家人到印度,1960年应邀到美国,在华盛顿大学从事藏文化研究工作,从此开始他奔波于美国、加拿大、欧亚大陆,和德雄仁波且一起弘扬藏传佛教教义,并于1974年创建了美国萨迦寺。  6、德雄仁波且是美国的萨迦派。出生于西康的一个藏医世家,德雄师从藏传佛教的四大教派的近40位高僧修习各派教义,使其成为“那个时代伟大的无门派上师之一”。1960年他和萨迦法王吉达·达钦萨迦一起来到美国,同在华盛顿大学从事藏文化和宗教方面的研究工作。在他们创建的萨迦德钦曲林,定期进行佛法教学和坐禅实践,同时著书立说,广扬佛法。著作有《两种积累的最好途径》、《实践萨迦派早期教义的方法》。到1987年他圆寂之前,在纽约州的吉村和格罗天街各建一个中心。1981年在尼泊尔创建一座新的塔兰寺。著作有《两种积累的最好途径》、《实践萨迦派早期教义的方法》等。  除了他俩人之外,其他萨迦派高僧也在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威斯康星等地建立了藏传佛教萨迦派的传播点。  7、塔通活佛是美国的宁玛派。塔通和曲阳·仲巴一起被称为美国藏传佛教界的传奇人物。两者的区别在于塔通强调传统,仲巴则迎合西方人的精神世界,但两者都取得了辉煌成就。  塔通·土库出生于青海省果洛州久治县。1959年他经不丹、印度到锡金, 1962年应印度政府之邀到印度梵文大学任教。1968年携全家到达美国, 1969年后成立了专供美国人坐禅的“西藏宁玛派坐禅中心”。还有佛法出版社,出版他个人著作,如《放松一切》、《意识的熟练》,出学报、杂志,如《明镜》、《格萨尔》季刊。他的宁玛派学院是向美国提供研究藏传佛教理论的机构,设硕士班,学习佛教哲学、艺术、藏语文、坐禅理论和实践、心理学等,宁玛乡村中心是在加州建立的自给自足的藏传佛教社区。1975年购地900英亩,建立了一个东西方学者参与的艺术中心:翻译经典,培养艺术家,保存藏族传统艺术,提供老人退隐,青年进修之地,聘请藏族各方学者专家,向美国介绍藏传佛教,提供高级训练场地,培养新一代喇嘛。还有宁玛中心于1977年建,统一管理在美各地的塔通建立的宁玛派佛学院。印刷《宁玛大藏经》120部及其图像。  另外,在美国传播藏传佛教的宁玛派活佛还有珠坚活佛、顿穷活佛、加珠活佛等,他们在纽约、加州、俄勒冈州等地建立了一些坐禅中心为主的机构。  8、噶鲁活佛是美国的噶举派。在格鲁、萨迦、宁玛派进入美国取得成就之时,噶举派充分发挥其支系繁多(号称四大支八小支:最初在1086年时有两大传承或两大系统即香巴噶举和塔布噶举,以后香巴噶举就不听说了。塔布噶举中分出了四个大支系即帕竹,蔡巴,拔绒和噶玛噶举。帕竹噶举内又分为八个小支系即:止贡巴,达垄巴,主巴,雅桑巴,绰浦巴,修赛巴,叶巴和玛仓巴)和互相团结的优势,密宗大手印教法的优势,迅速扩展势力,令其他各派羡慕不已。他们在美国一些城市、州建立了许多寺院,文化中心传播藏传佛教影响很大。著名的高僧有噶鲁、洛珠、坚娃噶玛巴、巴多·土库还有最著名的曲阳·仲巴等一大批人物。噶鲁活佛是其中杰出代表。被噶举派信徒称为“上师中的上师”。  噶鲁活佛出生于四川甘孜县马乡的一个噶举派僧人家中,说他出生时“直立而走,脚先着地,目顾四方,璨然而笑,毫无畏惧之色,”并口诵“六字真言”。噶鲁的父亲是他的启蒙老师,除教藏文外,每天还教他打坐,念咒,观想。他13岁入寺,以后12年在八邦寺和山洞中学法苦修,获得了三乘(大乘的声闻乘即小乘;缘觉乘即中乘和菩萨乘即大乘)的真谛,60年代初离开西藏后到不丹,1963年旅居印度,1971年被邀请去西方,致力于噶玛噶举和香巴噶举的传教事业。他五度西方,到过法国、苏格兰,加拿大,美国等国,建立坐禅中心和寺院,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向西方人展示了藏传佛教的魅力所在,并以自己的言行感化和引导“西方众生”,在其影响下,藏传佛教的旗帜在西方世界高高举起。他被西方人誉为“禅定之王”,成为传播“明灯”的人。在他圆寂前在西方留下了70个坐禅中心,这在西方从事藏传佛教的高僧中极为罕见。同时,邀请中外专家、学者、高僧在印度以多种文字编译藏传佛教百科全书。1989年5月9日,在印度索那达寺圆寂。  9、曲扬·仲巴仁波且)是美国的噶举派。出生于西康一个穷困的家庭,不到20岁获得了格西学位(于西方的神学博士相当)。1963年,他在印度待了4年之后,赴英国牛津大学深造,深入地了解了西方文化,特别是掌握在西方传播藏传佛教的语言——英语。1967年他在苏格兰与阿贡喇嘛一起,建立了桑耶林藏传佛教坐禅中心。在这个中心,他成功的把藏传佛教与西方强调个性的特点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教学。1970年他和一位英国高中女生结为夫妻。他的结婚在他的西方弟子坐禅中心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不理解上师的做法,迫不得已之时于1970年5月仲巴离开了苏格兰去了美国。这一变化为他在美国传播藏传佛教开创了崭新的局面。开放的多元文化并存的美国双手欢迎他的到来。因为这里还有藏传佛教先驱者们打的基础,很快他周围就拥聚起一批拥护者。1970年他刚到美国不久就在佛蒙特州创建噶玛曲林佛教坐禅和研习中心,11月又在科罗拉多州创立了噶玛宗坐禅中心,占地400英。这个中心能够接纳近千名美国的藏传佛教修习者,仲巴以此为基础,在美国许多地方和大城市设立了类似的坐禅中心。他主持的宗教组织分两部分,一为金刚法界,另一个是那烂陀基金会,1986年还创办了美国佛教会议,一个团结美国三、四百万佛教徒的领导者全美组织。他创设的金刚法界,是联络爱好藏传佛教的人的一个有效宗教组织,已成为欧美、日本和南非等100多个藏传佛教坐禅中心的国际协会。在国际上有三个总部:一个在美国科罗多拉州的希尔顿,一个在德国的墨尔本,一个在加拿大的诺瓦斯科夏省的哈利法克市。金刚法界下辖10多个部门,有土地有房舍,前面说到的坐禅中心都是其部下,其他还有幼儿园,小学,出版社,医疗中心,编译委员会,佛法研讨班等功能齐全的机构。既有训练坐禅技巧的中心,又有用作隐居的理想环境,即有短时间的培训,又有长期训练的计划,即修习藏传佛教坐禅,又学习藏族特点的手工艺、绘画等。其中香巴拉训练中心于1976年推出的一项向普通公民提供默祷的非宗教性计划,在西方世界已推行到了36个城市。  仲巴在传播藏传佛教中,勤于著书立说。现在他的著作已成为西方世界的抢手货,成为指导西方世界人们研修藏传佛教的必读书目。仲巴的每一本著作,在欧美各国,包括一些小国中都能看得到。他的著作著名的有《手印》、《行动坐禅》等10多种。仲巴的书,无论是他写的,还是翻译的,是贯穿着一条主线,把藏传佛教的精髓用现代语言,西方方式推向西方世界。  10、土登。意希喇嘛是比利时、意大利的格鲁派。出生在拉萨不远处的一个农夫家庭。很小就显示出对宗教生活的向往。6岁时被父母带到色拉寺,一住就是19年,先后有四位老师,分别教不同层次的课程,其间还坐经闭关三年,他谦卑,怀有善心、爱心,且擅长辩论。1960年在他25岁时,离开西藏到印度,继续修行,同时刻苦学习英文。两年后他收了1946年出生于尼泊尔的邹巴仁波且为弟子。奠定了他们俩人共同把藏传佛教带到西方去的神圣的事业的基础。1965他们通过对一名生活堕落、思想颓废的俄裔女子的教导,使其通过进修,改变了人生的例子,进一步了解到了对西方人生活方式的观察和思考。从此意希喇嘛抱定把古老精纯的藏传佛教带到西方。把人和人之间的障碍除去,把东西方的差异衔接起来。他认为,藏传佛教的文明并不是以应付西方社会中的问题,只有静坐和了解哲理,才能真正进入人类生活。他说,这是一个藏传佛教传播到西方去的极好时机。西方有好多受苦的心灵。也许因为身体的享受太多了,“猴子的脑袋必须找到东西来填塞。但传递的必须是佛法的真义。佛教必须和西方的心理学、科学和哲学相关联,否则无法连接。于是他不停地研究和实行具有高度的个人风格的教学方法。他则打破传统的形式,不遵循任何固定的方式,针对西方人的背景,用符合西方的现代语调来阐释藏传佛教的一切,赢得了无数西方的追随者。他认为,佛代表的只是得到完全觉悟的生命,它不必是黄皮肤黑眼睛的,每个接受佛教的种族,都可以依照他们自己的形象来描绘,创造出西方人的佛教。同样,佛法在西方就应按照西方的方式来传扬。“西藏的方法太慢,且充满了历史典故,龙树这么说,莲花圣那么讲”等等。西方人需要一些具体的东西,让他们从自身经验中体会。如在他的讲坛,不在放传统标志——嘛呢轮,而放上一架飞机模型。供佛不点藏香,而喷散上香水,来表示接近学生和传播佛教的神圣方法。在意大利时,他告诉比萨的学生,他没有兴趣把藏族文化和藏传佛教的各种仪式搬过来。他说:习俗和文化并不重要,过去佛教曾传播到很多国家譬如泰国、缅甸等,并且形成了不同的形态,藏族文化永远不可能改变意大利文化,一个意大利人变成藏人这可能吗?他建议意大利面条用在他们的宗教仪式中,认为这是真正的意大利佛教。只要不失去中心思想,他的框架如何是不重要的。他了解和研究同性恋者,经常进入基督教堂和神职人员聊天。发现他们的长处:我们的佛教说了半天的慈悲,咿里哇拉说个不停,但基督教徒会“付诸行动”,赢得了各方面人物的敬意。一位法国天主教神父在悼念意希喇嘛的文章中,称他是一位“盈满笑容的奇异人类,他的呼吸之间都是善意。”他个人心灵潜能的显示和对死亡的态度,给人留下了深刻影响,他把人类心灵的潜力称为佛性。“如果人把自己看到很狭窄,这种观念就变成所有事物受限的根由”,因此人要有一种神圣的骄傲感,要了知人的心灵潜力的广大。他有严重的心脏病,39岁时,美国医生断言他只能活三、五个月,他不听医生的劝告,不停地在世界各地环游、访问每一个坐禅中心,指导他的学生。从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疲惫,而面带微笑的关心每一个人,直到1984年藏历新年那天圆寂。又多活了10年(这是他自己预料到的),那是他要求邹巴活佛和他一起做完一次完整的冥思后,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直到他心脏跳动前的最后一刹那,他还是微笑的。神志很清楚。他的视死如归的态度,又一次向西方世界揭示了藏传佛教所蕴藏的丰富的内涵——死亡只是把旧的躯体去掉,人的心识还继续存在。意希喇嘛是真正的上师,是完人的典型,是至高无上的导师的原型或佛型的象征。意希喇嘛的子弟在20 多个国家建立了近百个佛法中心,禅修中心,寺院和出版社等。  意希喇嘛圆寂后,由他的弟子邹巴活佛根据其预言:但愿将来有一天我常呆在这里(即西班牙欧塞林闭关中心)和英国女记者维其等人的梦兆,选定了出生于欧塞林的一个极有灵性的西班牙小孩欧塞尔·陶瑞斯为土登喇嘛的转世灵童。  五、当代世界宗教发展的特点  宗教是个社会历史现象,将会长久存在。并不是过去有人预计的那样,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宗教世俗化的出现,人类宗教意识将会削弱,事实并非如此。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信仰世界三大宗教和其它各种教派的人数不断上升,新的宗教派别不断增加。人们说21世纪是宗教是世纪,并非妄谈。宗教领域也发生了多元化的倾向。人们思想认识上变化更大,传统的宗教说教虽有市场,但人们已不满足于传统,新的说教和学说,包括新的宗教理念,神学思想,不断出现。解释和迎合人们现实的各种需要。在传统宗教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分支,如各种各样的教派,宗派、教团、教会,如日本就有700多个新兴教团,蒙古国原是佛教国家,后来韩国基督教新教乘虚而入,发展很快。有的根据个人爱好,志趣相投者组织起来,或修练坐禅,或唱歌跳舞,如拉丁美洲的基基团(属于基督教派),这些团体各自为政,不相统属,没有上级管理。有的成为秘密团体,有着神秘色彩,有的变为邪教,宣传世界末日到来,走上自杀或杀人之路,对社会危害极大。这些新兴的宗教团体,多为自发组织,自由发展,自由活动,显得很有活力,参加人数不少。同时,宗教受到社会迅猛发展的影响,向着现代化、世俗化的道路发展。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各种信息铺天盖地,无法用数字来计算。人们在这样的世界上社会里生产劳动、上班工作、安顿生活,感到身心疲惫,极需要得到心灵的安慰,身体的休养,心情的愉悦。对不可望及的来世不感兴趣,不报什么希望。也不关心彼岸的赏善、罚恶,。他们关心的是把宗教变为现代人们主观上感到有需要的生活方式。如日本佛教的新兴教团,提出用“利善美”代替“真善美”,西方青少年不愿去教堂,而到咖啡厅、娱乐场所去布道,一些团体通过电视、广播传播福音。拉美和非洲的一些国家的教徒把当地的土风舞带到宗教仪式上,说明宗教组织不再是单纯的传教组织和联系信徒的地方,几乎所有的宗教组织和一些个人从事世俗化的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如:商贸、办学、旅游,甚至进行军火生产和投机生意,其中有些个人和组织拥有巨大的财富。  当代政治变革,经济发展,直接影响着国家和民族的兴衰。而政治的变革,经济的发展又影响着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以及宗教的变化。正是相辅相成、相反相成。这些就是当今世界宗教方面出现的新情况、新特点。  六、藏传佛教的发展趋势  从世界宗教的发展趋势就可以看出藏传佛教的发展趋势了,特别是藏传佛教在欧美的传播,更可看出这种趋势。但藏传佛教有它本身的特点,与上面所述又不仅相同,我想就以下几个方面探讨它的发展趋势。  从总体上讲,今后相当的时期内,藏传佛教在国内和国外是一个迅速发展的趋势。  1、从国内讲,十多年来藏传佛教东渐即向沿海地区发展,向港、澳、台发展,甚至向内地发展。今后这种传播的速度会更快。四大佛教圣地峨嵋山、普陀山、九华山、五台山几乎成了汉传、藏传为一体的道场,五台上已有几座藏传佛教寺院,其它三座道场中,信仰藏传佛教的信徒往来络绎不绝。沿海地区、内地和港澳台许多老板、社会名流皈依了藏传佛教,成了一些活佛的忠实信徒,一些城市的居民也信仰起藏

\

传佛教来了。有的地方已建立了藏传佛教寺院,如香港的铜锣湾就有我省玉树噶举派公保活佛的寺院,电影名星李连杰成为西藏活佛的弟子,他相信轮回之说,说死后要葬西藏。现在,我国政治比较开明,宗教信仰的环境比较宽松,限制较少,国务院年前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宗教信仰和正当的宗教活动受到法律保护,有了这样的社会环境条件,藏传佛教伴随着它的神秘性,发挥利乐有情,普渡众生的精神,在解脱人们的思想迷茫,拯教受伤心灵方面将会显示重要作用。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人走上坐禅静修之路,以求消除身心疲惫之痛苦,陶冶心情,调养身体,延年益寿。  2、从藏传佛教发源地青藏高原来看,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还有内蒙、新疆部分地区的广大藏族、蒙古族、土族等少数民族几百年来信仰藏传佛教。西藏、青海是宏传的中心地区。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落实了宗教政策,宗教信仰受到保护。寺院恢复开放,宗教教职人员可以开展正常的宗教活动,广大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得到满足,作为藏传佛教特殊的轮回转世和活佛信仰,得到国家的认可,灵童的寻访认定和活佛转世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寺院的学衔制度得到重视。现在的寺院,旧有的经过维修、扩建、地盘扩大、面貌一新,在牧区的一些地方,过去的帐房寺院和玛尼康,现在都建成了土木、石木、砖混结构的正规寺院。这些新建寺院金碧辉煌、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入寺的僧侣和转世活佛,虽然有定额控制,但许多大寺院僧侣数量大都突破了规定,有的超过几百名以上(当然与寺院民改前对比,还不到其三分之一)。历史地讲,现在的藏传佛教已经发展到了它的鼎盛时期,达到了辉煌的顶点。现在,封闭的青藏高原交通日益发达,各种信息越来越多,高原与国内的距离拉近了,与世界的距离拉近了,不论是寺院宗教人员,还是信教群众,受到多方面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在对待自己所信仰的藏传佛教时,他们更多的会考虑自己生存改善、生活水准的提高和文化生活的丰富,他们对自己的宗教信仰仍然会十分虔诚,但盲目性会减少,理性会增强,会更加重视

\

今世,以改变自己的境况,宗教世俗化是必然的趋势。在寺院我们现在就可以看到,按照传统潜心静修的苦读的活佛、僧人已经不多,大都以功利、实用为目的学习常用的经典知识。我想,今后精通五部大论的高僧大德只会减少不会增多。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僧人、活佛走出高原,走向内地和沿海地区传教,走出国门到东西欧、俄罗斯、拉丁美洲、大洋洲、甚至非洲传教,建立寺院,建立静修中心。高原的藏传佛教僧侣不多,但他们的活动能量和影响作用很大,如我认识的果洛、玉树的几位僧人、活佛,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他们经常出国到美国、加拿大去,各自在国外建立静修中心,有的还建立了好几个。  3、从藏传佛教在国外的情况看,从上面两节可以看出藏传佛教在过去的近50多年间,迅速西渐,传播到了欧美各国。原来信仰基督教的洋人改信藏传佛教的人会越来越多,洋活佛不仅有了几位,今后的转世传承也会越来越多,洋僧侣将会成批的走进寺院。各式寺院、坐禅中心、研究机构,肯定会越来越多,研究成果港、台和外国早已超过了国内,今后更是如此,欧美成为藏传佛教第三次弘法的一个崭新的地区,不是没有可能。  注:此材料系青海藏族研究会藏英培训学校讲课稿。本材料源自黄维忠《佛光西渐》、国家宗教局所编《当代佛教》以及各种网络资料。

本文链接:国外藏传佛教的发展

上一篇:善说法要的毗舍佉比丘

下一篇:四川双流观音寺

精彩阅读

热门精选

最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