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回家之路

作者: 时间:2019-10-13 09:27:11 阅读次数:
缘 起

  

  说起准提,还得从我吃素说起,说也奇怪,从07年的6、7月份起,自己突然不能吃肉,闻到肉的气味就会想吐。同事、朋友、家人都说我信佛可以,但不能太迷。特别是父母,说我身体差,吃素没营养,这样下去,身体会更差。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我是故意的,但现在都习惯了我吃素。过去,我基本上天天都在外面吃饭,哪里好吃就到哪吃,和朋友在一起就是打麻将。每天打到半夜,经常是在我家里打,生活也没啥规律。

  

  自从吃素以后,不能去外面吃饭了,吃过回来就拉。大概餐馆里的油很难保证是素的吧。我也厌倦了打麻将,别人叫我,我总以身体不舒服或有事推辞,慢慢她们也不叫我了。在家里闲着无聊,电视又不好看,于是就学着上网,儿子还给了我一个QQ号。我最爱上的就是佛教网,看别人写的修炼体会,发现很多地方都提到南怀瑾老师,似乎很多人都很崇拜他,我好奇的去跟踪,却找到了准提法,也不知为什么,觉得特别好,似乎我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这个法到底好不好,我还是修一段时间吧。

  

  自 修

  

  我是从2007年11月8日开始正式念准提咒,这个咒很长,从来又没念过,还是简单一点,只念咒心“嗡折隶、主隶、准提、娑哈”。我觉得念准提咒感应特别强,念到2万遍时,就梦见自己的身体里钻出好多蛇。之后,又梦见自己吐出了好多虫子,念到8万多遍时,梦见自己和很多喇嘛在一起上课,他们给我白色的东西吃,醒来后嘴里还感觉到特别的甜。做了这几个梦之后,更加坚定了我修准提法的信心。一有时间就念咒,一串念珠随身携带,走到哪念到哪,念得嗓子又痛又哑,也不管。

  

  念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整个身心在慢慢改变。心变得更宁静了,也不喜欢说话了,更不容易发脾气了。也许过去一直都处在逆境中,脾气变得越来越暴燥,遇事容易发火,非要争个是非出来,现在很少发火了,只是忍着,但还不会很慈悲地对待。

  

  身体的变化非常明显。我从小就身体不好,几乎对所有的西药都过敏(包括胺基酸),而且由于打针过敏,还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医生说我这种情况是百万分之一。没办法,有病只能拖着或者吃点中药。眼睛也因过敏受到伤害,有时会突然看不见,平常看东西也很吃力。持咒后,最明显感觉就是眼睛变得清亮起来,看东西时也不吃力。还有我的心脏也因过敏后遗症,经常突然跳得很厉害,喘不过气,感觉就会死。为此,半夜不知去过多少医院呢!这种现象从念咒后也好像很久没有发生过。而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白血球减少症,现在也大有缓解。以前只要在电脑桌前坐一个小时,就会感到恶心、想吐、头晕,受不了电脑辐射。现在我每天吃过晚饭就坐在电脑前,大部分时间要到十一、二点,却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患腰椎间盘突出已经好几年了,一痛起来,不能走路,几天都起不了床。腰痛腿酸,根本无法入睡。很多时候痛得半夜一人坐在床上哭,止痛药又不能吃,加之我本来睡眠就不好,那种感觉真可谓“其中滋味谁人知,过来之人应怜我!”。而现在基本天天都睡得很安稳。有时脚痛,就去打坐,坐一小时起来,就很舒服,好像没痛过一样,走路也很轻快。

  

  拜师之路

  

  准提菩萨对我的慈悲无所不在。刚开始修准提时,很想找到修准提的同伴,于是很快就在网上找到了共修的师兄们。在此,我要感谢善清师兄!是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网上共修平台,并纠正了我的发音!当我遇到问题,总是有师兄会帮助我,从而得到解答。就拿这次去见师父吧,好像有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持着我,让我很顺利见到了师父!

  

  虽然在网上学了师父的咒音,心里却一直很想参加师父的法会,当面拜师。所以上网查了师父开过法会的地方,只有武夷山离我这最近,心想如果师父在武夷山开法会就好,刚发愿,就看到QQ里了凡师兄的留言,说师父在武夷山。不由得眼睛一亮,可了凡师兄说完就下线了。于是,我就去问眭民师兄,消息得到证实。怎么办呢?由于工作等原因,我是很难很难请到假的,但我心里真的很想很想去见师父,说直了,请假,肯定不准。呵呵,看来只好妄语了。于是我马上到医院开了张病假条,老毛病,大家都知道的。我把病假条交给领导,领导也没说什么。按惯例他会很啰嗦,而且会吩咐我什么什么要处理完。

  

  时间很紧,师兄说26号法会开始,当天已经是25号。一请完假,我立刻打电话给弟弟,让他开车送我上武夷山,由于弟妹这两天临产,打电话时心里还在担心他说走不开,没想到弟弟很爽快的说:“好!”。真的好感动!

  

  26号一大早就和一同修出发,临走时对家里说了声:去出差(呵呵,又妄语了),就啥也不管了。中午我们在光泽吃的午饭,因为有个同学在光泽当军官。同学知道我们不是去玩的后,执意派车送我们(事后才知幸好是他们送,不然我们到半夜也找不到)俺们也乐得其成。司机虽是当地人,但只知道大致方向,一个小多时路程也走了四个多小时。主要是路上问人家,都不知道“***山”在哪,车开到山脚下,水泥路也没了。由于车的底盘太低,司机也不敢再往上开,就这样卡在半路上,上不去又下不来。正在着急时,看到一个路人走过来(一路过来,根本看不见人,除了山,就是脚下的路),我赶紧上前问:“请问到***山还有多远?”,巧得很,这人倒知道***山,说还有七、八里路。当时,那个晕啊,眼看天就要黑了,车又不进不去,还要提着旅行包,那么陡的路要走到何时啊!好在我头脑还没完全晕,一急智慧就出来了(哈),立马说: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叫一辆出租摩托车好吗?他马上就打电话,不一会摩托车过来了。看看摩托车,再看看我们,不由得犯了嘀咕:同伴很胖,加上我还有一大行李包,这车能行不?那司机说没事,可以上。其实也只有上了。武夷山的路陡,弯多且急,山上也没啥树,坐在车上想,这要摔到山下去,还不粉身碎骨。一路上摩托车闪了几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在总算有惊无险到了目的地。其实修行之路何尝不是如此,只有那些不畏艰险困阻的人,才能体味到“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胜境。

  (注:因师父还在闭关期间,所以暂时隐去了山名,以***代替山名) 

  

  终于到了山顶,刚下车,还没来得及付车费拿行李,师父几个人就来到面前。我也不知为什么,从来没见过师父,心里却知道这个就是师父。师父上前对我们说:“是江西来的吧,辛苦了,还没吃饭吧?”。简单的几句话却感到无比的温暖,像是回到了家,旅途的劳累一扫而光。真没想到一下车迎接我们的是师父,更没想到师父是那么的平常,穿着旧衣服,说话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像个慈祥的父亲。

  

  打七之意外

  

  来到山上,师兄们告诉我,准提七会已经结束。我说,我来拜师的。边上有师兄说:“师父不见得会收,以前有的人也是特意来拜师,师父让他们打七的时候再来”,听得我心都冷了,后来一想,即来之则安之,不想许多了。第二天,我来到准提殿,也不知道师父就住在里面,看到书架上很多书,还有南老师的照片。我就走过去看书,师父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也不知道,师父说:“看书呀”,回头:“嗯,师父”。师父说:“明天开始带你们三天”。哇,太好了,我真幸福!

  

  

  殊胜共修

  

  师父带我们共修与平常听录音来修,感觉完全不同。师父一上坐,感觉到一股威严!师父念准提咒的声音,穿透力很强,惊天动地,又带着深深的慈悲。师父安静的坐在上面,并不觉得他在念咒。每次我睁眼看师父,都觉得师父在看着我。第一支香,一听到师父的念咒声,忍不住眼泪滚滚而下,在咒音里,似乎听到师父在说:“可怜的孩子,快点回家吧!”,我几乎要哭出声来,为不影响别人,强忍着,一任泪水肆意的流淌,一天至少要哭两支香。

  

  不哭的时候,却有不同的感觉。坐中有时看见准提佛母闪着金光来到我面前,等我意识到这就是准提佛母时,佛母就不见了;有时出来一个字轮,蓝颜色,字的颜色更深,只中间一个字,但我不认识。有时看见光,或如照相机闪光灯,很刺眼;或光很柔和。师父敲引磬的声音似乎每天也都不同,本来师父坐在前面敲,不知道啥时候声音从右边来了,慢慢又跑到后面,犹如古人所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有时感觉声音就从我耳朵里发出的,敲一下,振动一下。有时又觉得自己坐得比别人高,声音在围着我转;有时觉得后面很热,像太阳光照到一样,回头看,也没有阳光。这些感觉,都是在家中自修时所没有的。

\

本文链接:回家之路

上一篇:回家

下一篇:善导大师 弥陀化身

精彩阅读

热门精选

最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