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吃大锅饭的技巧

作者: 时间:2019-10-09 09:34:17 阅读次数:

吃大锅饭的技巧

高中毕业那年,正好赶上县里修水库。每个生产队派两个人,本来我爸是其中一个,但他把机会让给了我。因为修水库是一桩美差。不但可以多挣工分,而且可以吃上好伙食。

工地上的伙食果然超级好,每人每顿六两米,而且一天还有一顿肉,那肉油光闪闪的,全是上好的肥肉。然而刚吃上一天好伙食,我就发现了自己的弱点,那就是吃饭时抢不过别人。

六两米一个人的定量,在那时是不太够吃的。吃饭时大家都在默默地拼速度,就像一场无声的竞赛一般。我在学校里吃饭已经够快了,曾经七步吃完四两饭,可在这儿,却完全是菜鸟级别的。通常我只能吃到两碗饭,第二碗还不十分满。想舀第三碗时,饭桶里就已经空空如也了。

每次我都很恼火,自己那六两总是被别人抢去了一二两。

一天吃午饭时,我正在往碗里舀饭,旁边有个人笑呵呵地说:“舀这么多,当心吃不了呀。”

我一看,原来是那个水烟筒。这家伙裤带上挂着一个一尺来长的专用水烟筒,抽烟时顺手一提,跟抽香烟一样方便。

我没理他,端着饭一边吃,一边走去放菜的石头那儿,水烟筒也前脚后脚地跟上来。今天菜里有肥肉,大家都在默不作声地猛夹那些肉。一眨眼工夫,菜里的肉就全被挑完了,其他人接二连三地掉头去舀第二碗,而我还剩下一小半。

我是最后一个去舀第二碗的,桶里的饭还有一小半。我心里想,快点吃完这碗,应该可以赶上第三碗。哪知道,当我第二碗吃到一半时,就已经有人开始去舀第三碗了。

我真的急了,不顾一切地走到饭桶前,抓起勺子就往碗里装。却不料猛地响起一声喝:“哪有你这样吃饭的?没吃完就装,你不如干脆拿个脸盆来算了!”

喊的人是那个领头的老头,他又喊得十分响亮,全场一百来号人全都看了过来。我闹了个大红脸,悻悻地把勺子一扔。

就这样,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桶里剩下的饭被几个老手瓜分完毕。正在郁闷,忽然有个人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喂,咋不吃了?”

一看,又是那个讨厌的水烟筒。他是舀到第三碗饭的人之一,此时碗里的饭堆得像座小山一般,把半个脸都挡住了。

我没答话,他又呵呵笑道:“吃不完了吧?不要舀这么多嘛。”

我感觉他分明在嘲笑我,愤愤地哼一声,走到一边去了。

吃完饭不久就接着开工。我和水烟筒站在一起筑石头,突然,上面有块石头松动滑了下来。眼看就要冲着水烟筒砸来,我忙把他一推,把他推到了水里,刚好避开了石头。

因为救了他一命,水烟筒十分感激我。休息时,他笑嘻嘻地走来和我坐下,并且解下了他心爱的专用小烟筒:“小兄弟,抽烟不?”

我摇摇头,说不会。

\

他和我东聊西聊了一会,我忽然感觉,原来这家伙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说着说着,他忽然用胳膊捅我:“哎,你在这吃得饱不饱?”

我脸一红,说饱是饱,就是吃得不过瘾。他哈哈一笑。然后把头侧过来神神秘秘地说:“吃大锅饭有吃大锅饭的规矩,比的就是快,不单比快,还得讲点技术,懂不?”

我心里不禁一动,用求教的眼光看着他。

\

水烟筒又嘿嘿笑了,说:“不是我吹牛,我吃大锅饭可从来没吃过亏。这就像打仗一样,得讲究战略战术。”

我说你别故弄玄虚了,吃个饭还讲什么战术。

“你是不是没吃上第三碗饭?”他笑嘻嘻地说,“你要想吃上第三碗饭,就得听我的。”

他咬着我的耳朵说,舀饭是个技术活,很多菜鸟第一碗急着舀满,岂不知犯了大忌。第一碗舀平就可以了,第二碗就舀个大半碗,第三碗你就使劲儿舀吧,能装多少装多少,慢慢吃,没人能跟你抢了。

吃晚饭时,我照着水烟筒教的技术,第一碗平,第二碗半,去舀第三碗时,破天荒地看见桶里还有一半饭。

我使劲往碗里舀啊舀,又压又挤,一个碗硬是装了两碗饭。当我端着小山一样的饭过来时,水烟筒冲我一笑,走过来挤眉弄眼地说:“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过瘾!”我感激地冲他点点头,由衷地喊了一声:“爽!”

这顿饭吃得肚皮快要撑破了,直到第二天还感觉胀胀的。

这之后,我使用水烟筒的舀饭技术,简直是屡试不爽,每顿都吃得很过瘾,总算是把过去被别人抢吃的那份,又抢吃了回来。只不过这样一来,总会有一部分人不够吃。每次看到那些不懂章法的家伙,端着空碗,站在空空的饭桶面前一脸茫然的表情,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内疚。

国庆节时,工地上加菜,杀了好几只鸭,大家欢天喜地地忙着搞吃的。水烟筒负责斩鸭肉,忽然走到我跟前,小声问我:“你喜欢吃鸭屁股么?”我说喜欢啊,家里每次杀鸭,我都抢着吃鸭屁股。

他说那好,冲我挤挤眼睛走了。

我疑惑地走过去看他斩鸭,只见他几刀下去先把几块鸭屁股斩了下来,每只足有一二两重。我这才明白,他原来是要照顾我,心下十分感动。

吃饭时一看,太好了,几只鸭屁股都被水烟筒摆到了我们这一桌。我迫不及待地伸筷就去夹一只肥大的鸭屁股,哪知旁边一双筷子斜刺里杀出来,挡了一下,没夹成。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水烟筒,他还冲我直眨眼呢。

我愣了愣,不知道他是啥意思。正当我再次想去夹鸭屁股时,水烟筒使劲咳了一下。我这下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夹鸭屁股。

这顿饭大伙儿都吃得很过瘾,当然喽,桌上基本上也没剩下什么菜,除了那几只鸭屁股。大伙儿都吃够了,没兴趣再动。

水烟筒冲我说:“哎,你不是喜欢吃鸭屁股么,吃吧!”

等大伙都散了后,水烟筒把我吃剩下的两只鸭屁股装在一个碗里递给我,说道:“笨蛋,鸭屁股又不是什么香饽饽,始终是你的,你急什么?”

几天后,工地上换了一批人来,大多是儿子换老子,弟弟换哥哥的,大部分年纪比我都小。甚至还多了几个健硕强壮的女人,有的女人还带着孩子。

吃饭时,我意外地看见水烟筒第一碗就装满了,而且还吃得慢条斯理的。我奇怪地问他:“怎么啦,今天不想吃三碗饭了?”

他呵呵一笑:“一碗够了。”说着努努嘴巴:“人家新来的,就让人家先吃顿过瘾的吧。咱们也快换班了,吃了这么多天过瘾饭,也该让让别人了。”

我默默地点点头。在那一瞬间,他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一下变得高大了起来,他可能想不到,他教我吃大锅饭的技巧让我受用一生。

本文链接:吃大锅饭的技巧

上一篇:吃土豆对女人的五大好处

下一篇:唐代寺观壁画珍品

精彩阅读

热门精选

最新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