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放光般若经

第四卷 放光般若波罗蜜经

作者:无罗叉共竺叔兰 译 时间:2019-06-25 18:44:52 阅读次数:

第四卷 放光般若波罗蜜经

空行品第十二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无有沤和拘舍罗,于五阴为行想——若念五阴有常为行想,念五阴无常为行想,念五阴苦、言五阴是我所是为行想,念五阴寂静为行想。世尊,菩萨摩诃萨不以沤和拘舍罗行般若波罗蜜,学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复为行想。世尊,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自念言:;我行般若波罗蜜。设欲有所得,是亦为行想。若菩萨念言:;有作是学者为学般若波罗蜜。是亦为行想。作是学者,当知菩萨未有沤和拘舍罗故。”

须菩提语舍利弗言:“菩萨作是学般若波罗蜜,为住色,为分别色,作分别色便作行色求,已作是行不得离生老病死苦。菩萨复不以沤和拘舍罗行般若波罗蜜,处于眼、耳、鼻、舌、身、意分别六情,复分别十八性,复住于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各分别计校作色求,亦复不能脱生老病死苦。是菩萨尚不能逮声闻、辟支佛地证,况欲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是事不然。以是故,当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无沤和拘舍罗。”

舍利弗问须菩提:“当云何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而是沤和拘舍罗?”

须菩提报言:“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于色、痛、想、行、识不作想行,亦不言五阴有常无常,于五阴亦不作苦乐行,亦不作是我所、非我所行,于五阴不作空、无相、无愿行,于五阴亦不作寂静行。以是故,舍利弗,以五阴空为非五阴,五阴不离空,空不离五阴,五阴则是空,空则是五阴,六波罗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皆空,假令空者亦不离十八法,十八法亦不离空。菩萨如是行般若波罗蜜,则为是沤和拘舍罗。菩萨作是行般若波罗蜜便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行者,亦不见不行者。”

舍利弗问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何以故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见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报言:“以般若波罗蜜状貌本实不可得见故。何以故?所有者无所有故,是故行般若波罗蜜无所见。所以者何?菩萨悉知诸法所有无所有。有三昧名于诸法无所生,是诸菩萨摩诃萨无量无限广大之用,非声闻、辟支佛所知,菩萨摩诃萨不离是三昧便疾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

舍利弗问须菩提:“但是三昧使菩萨疾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耶?颇复有余三昧?”

须菩提报言:“亦复有余三昧令菩萨疾成得佛。”

舍利弗问言:“何者是?”

须菩提言:“有三昧名首楞严菩萨行,是三昧亦疾得佛。复有宝印三昧、师子游步三昧、月三昧、作月幢三昧、诸法印三昧、照顶三昧、真法性三昧、必造幢三昧、金刚三昧、诸法所入印三昧、三昧王所入三昧、王印三昧、力进三昧、宝器三昧、必入辩才三昧——如是等三昧,菩萨摩诃萨悉学已便疾得佛。舍利弗,复有无央数不可计三昧,菩萨所应学,亦复令菩萨疾得佛。”

须菩提承佛威神言:“若有菩萨摩诃萨行是三昧者,已为过去佛所授决已,今现在诸佛亦授其决已,亦不见三昧,亦不念三昧,亦不贡高念言;我得是三昧,亦不念言;我住是三昧,都无三昧想。”

舍利弗问须菩提言:“诸有住是三昧者,为已从过去诸佛授记已耶?”

须菩提言:“不也,舍利弗。何以故?般若波罗蜜及三昧、菩萨无有异,菩萨则是三昧,三昧则是菩萨,般若波罗蜜亦尔,等无有异,而善男子不知诸法等三昧。何以故不知?菩萨以不见是三昧,是故不知。”

于是,世尊赞叹须菩提言:“善哉!善哉!如我所叹誉,汝于诸空寂行者第一。菩萨摩诃萨当作是学六波罗蜜及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

舍利弗白佛言:“菩萨摩诃萨当作是学般若波罗蜜耶?”

佛言:“当作是学六波罗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亦不想有所得、有所见。”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为无所得、无所见?”

世尊报言:“吾我及众生不可得见,以内外空故;五阴、十八性、十二衰不可得、不可见,本净故;十二因缘不可见,常净故;苦集尽道不可见,常净故;不可见欲性、形性、无形性,不可得见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常净故;不可得见六波罗蜜,从须陀洹乃至佛,常净故不可见。”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为净?”

世尊报言:“不生,不有,不可见,无所为,是为净。”

舍利弗白佛言:“菩萨摩诃萨作是学为学何法?”

世尊报言:“菩萨作是学于诸法无所学。何以故?法不尔如凡人所入。”

舍利弗白佛言:“法云何,世尊?”

佛报言:“法之所有如无所有,作是有故言无所有。”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为无所有而有?”

世尊报言:“五阴无所有,内外所有无所有空故;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无所有,内外所有无所有空故。凡夫愚人随痴入爱,于中作痴行,为两际所得,而不知不见法所不应者,而为入于名色,入于六入,入于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虽入其中法所无者,及更念亦复不知亦不见。不知不见何等?”

佛言:“不知五阴,不见五阴,不见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以是法堕于凡夫愚人之数。而不出于何?不出于欲、形、无形界,不出于声闻、辟支佛法,不出而复不信。不信何等?不信五阴空,不信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空,亦复不住。于何所不住?不住于六波罗蜜,不住于阿惟越致地,乃至佛十八法不住。以是故谓为凡夫愚人,便入于眼、耳、鼻、舌、身、意,入于五阴六衰,入于十八性,入于淫怒痴,入于诸见,入于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入于道。”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作是学为不学般若波罗蜜,不成萨云若慧耶?”

佛言:“如是学为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出萨云若。”

舍利弗白佛言:“何以故菩萨不学般若波罗蜜,不成萨云若慧?”

佛言:“以菩萨摩诃萨无沤和拘舍罗,以想念入六波罗蜜及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以想念入萨云若,以是故,菩萨摩诃萨不学般若波罗蜜,不生萨云若慧。”

舍利弗白佛言:“菩萨当云何学般若波罗蜜而令菩萨成萨云若慧?”

佛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般若波罗蜜,是为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者,学如成萨云若慧如,应无所见、无所得。”

舍利弗白佛言:“何等为无所得、无所见?”

佛言:“不见一切法,空故。”

问幻品第十三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人问言:;幻人布施、持戒、精进、忍辱、一心、智慧,学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学萨云若,当成萨云若不乎?我等当云何报?”

佛告须菩提:“我自还问汝,随须菩提意报我。于须菩提意云何?五阴与幻有异无?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细滑、法、十八性与幻有异不?”

须菩提对曰:“无有异,世尊。”

佛言:“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空无相无愿及道与幻有异不?”

须菩提答曰:“无有异,世尊。五阴则是幻,幻则是五阴,十二衰及十八性皆是幻,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亦是幻,幻则十八法。”

佛告须菩提:“幻人颇有著有缚、有生有死不?”

对曰:“无。”

“于须菩提意云何?幻人亦不生亦不灭,学般若波罗蜜当成萨云若不?”

须菩提白佛言:“不能得。”

“于须菩提意云何?著字、名、合法、五阴、数字为菩萨不?”

对曰:“如是,如是,世尊。”

“著字五阴生灭可得见不?”

须菩提对曰:“不可得见。”

“亦无起,亦无灭,亦无字,亦无身行,亦无意行,亦无著,亦无缚,学般若波罗蜜,宁成萨云若不?”

须菩提对曰:“不能成。”

佛言:“菩萨学般若波罗蜜应无所得。”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如是学般若波罗蜜及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为如幻人学。所以者何?当知五阴如幻人。”

“于须菩提意云何?五阴为学般若波罗蜜当成萨云若不?”

须菩提白佛言:“不也,世尊。何以故?五阴所有无所有,无所有者亦不可得见。”

“于须菩提意云何?五阴如梦、如响、如影、如热时炎、如化,当学般若波罗蜜耶?”

对曰:“非也。何以故?五阴、六衰如梦如幻,无所有,不可得见。”

须菩提白佛言:“新发大乘意菩萨闻作是说般若波罗蜜,将无恐怖?”

佛言:“新学大乘菩萨,未得般若波罗蜜沤和拘舍罗,不与善知识相随或恐或怖。”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当行何等沤和拘舍罗,令菩萨不恐不怖,世尊?”

佛告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应萨云若行,观五阴无常亦不倚五阴,是为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沤和拘舍罗。

“复次,须菩提,菩萨意应萨云若行,观五阴苦空非我,观五阴空、无相、无愿,观五阴寂静,应无所得、无所倚,是为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沤和拘舍罗。菩萨当作念言:;我当为一切众生说无常、苦、空、非我,为说空、无相、无愿寂静之法,应无所得、无所倚。是为菩萨檀波罗蜜。

“复次,须菩提,菩萨亦不以罗汉、辟支佛意,观五阴无常、苦、空、非我,亦不以罗汉、辟支佛意,观空、无相、无愿寂静,是为菩萨不越戒。以是故,菩萨不恐不怖,菩萨尽能奉行能忍,是为菩萨行羼提波罗蜜。

“复次,须菩提,菩萨意行应萨云若,观五阴无常应无所见、无所著,不舍萨云若意,是为菩萨行惟逮波罗蜜。菩萨适作是行不起罗汉、辟支佛意,[革+奇]他恶意亦不得生,是为菩萨摩诃萨行禅波罗蜜不恐不怖。

“复次,须菩提,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当作是观言:;不以五阴空,空则五阴,六情、十八性、三十七品亦复如是。是故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恐不怖。”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当与何等善知识相得,闻说般若波罗蜜不恐不怖?”

佛报言:“菩萨说五阴无常苦空无我、空无相无愿、寂静而无所希望,持是无所希望之福,不作罗汉、辟支佛地行,但求萨云若,是为菩萨善知识;为说六情、十八性寂静而无所希望,持是功德不愿声闻、辟支佛地,是为菩萨善知识。

“复次,须菩提,菩萨念三十七品、佛十八法,念萨云若,念道,以为一切说法无所希望,持无所希望福,不为声闻、辟支佛地,但为萨云若,是为菩萨善知识。”

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菩萨学般若波罗蜜,无沤和拘舍罗为恶知识,闻说般若波罗蜜为恐怖?”

世尊报言:“菩萨离萨云若意,倚般若波罗蜜而自贡高,行禅、精进、忍辱、持戒,行布施以倚檀波罗蜜而自贡高。

“复次,须菩提,菩萨离萨云若意,念五阴内外空以空贡高,有所倚念六情空、念十八性空以是为贡高,念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空倚十八法而自贡高,是为菩萨不行般若波罗蜜无沤和拘舍罗,闻说般若波罗蜜为恐怖。”

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菩萨恶知识?”

佛言:“教令远离六波罗蜜,语菩萨言:;莫学是,非佛所说,但合会作是,不足听闻,不当受持,不当讽诵读,亦不当教他人。当知是菩萨恶知识。

“菩萨复有恶知识,与说魔所乐事,魔波旬作佛形像往到菩萨所,使菩萨远离六波罗蜜,语菩萨言:;善男子,用是六波罗蜜学为?当知是菩萨恶知识。

“魔复作佛形像往到菩萨所,分别广说声闻所应行经,但为说是魔事,当知是菩萨恶知识。

“魔复作佛形像往到菩萨所,语菩萨言:;善男子,汝亦无菩萨意,亦非阿惟越致,汝亦不能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假令不教菩萨令觉魔事者,是菩萨恶知识。

“魔波旬复作佛形像往到菩萨所,语菩萨言:;善男子,眼、耳、鼻、舌、身、意空,六衰、十八性皆空,六波罗蜜、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皆空,用是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学为?有作是教者,是为菩萨恶知识。

“复次,须菩提,魔复作辟支佛形像往至菩萨所,语菩萨言:;善男子,十方皆空无有佛,亦无有菩萨,亦无有声闻。而为菩萨说是辈魔事,当知是则菩萨恶知识。

“魔复作声闻形像被服往到菩萨所,断菩萨萨云若意,为说声闻、辟支佛行,有作是教者,则是菩萨恶知识。

“魔复作菩萨师和尚被服到菩萨所,教令离菩萨行,教令离萨云若、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持空无相无愿法授菩萨:;汝当念是法,受声闻地证,当用是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学。为是但魔事耳。

“复次,须菩提,魔复作菩萨母形像来至菩萨所言:;子汝当受是须陀洹证,习罗汉果证。当用是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为,当受是无央数劫生死,当受是截手截脚之痛。向菩萨说是辈魔事,是则魔所作。

“复次,须菩提,魔复作比丘被服至菩萨所,语菩萨言:;眼、耳、鼻、舌、身、意无常、苦空非我、空无相无愿、寂静。为说三十七品、佛十八法,皆为说相著事,当知是菩萨之恶知识,觉已当急远离之。”

了本品第十四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号为菩萨,其句义云何?”

佛告须菩提:“菩萨句义无所有。所以者何?道者无有句义亦无我,菩萨义者亦如是。

“须菩提,譬如鸟飞虚空无有足迹,菩萨义者亦如是。譬如梦、幻、热时炎、影、如来所化无所有,菩萨义者亦如是。譬如法性及如、真际亦无所有,譬如幻士五阴不可得、不可见,行般若波罗蜜菩萨摩诃萨其义亦如是。譬如幻士行内外空亦无所有,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其义亦如是。

“须菩提,譬如幻士行六波罗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无所有,菩萨义者亦如是。

“须菩提,譬如佛五阴不可得。何以故?无有五阴故。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菩萨之句义。

“须菩提,譬如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六情无所有,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其义亦如是。须菩提,譬如佛行内外空其际不可得见,行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不可得见,菩萨其义亦如是,有为无为性亦无有义。

“须菩提,譬如不生不灭、无所有、无作、无著无断,其义亦无所有。何等不生不灭、不著不断、不有不作?”

报言:“五阴不生不灭,亦不著亦不断,亦不可见,十八性、六情、六衰、五阴无著,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无著无断义不可得,行般若波罗蜜菩萨其义亦如是。

“须菩提,譬如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本净无有义,菩萨义者亦如是。譬如吾我净,以吾我无有边际故,我、人、寿命净不可得见,众生无边际故,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其义亦如是。譬如日出时诸冥迹不复现,菩萨亦如是。譬如天地劫尽火烧时,世间诸所有皆烧尽,其迹不可见,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其义亦如是。

“须菩提,譬如世尊戒具本时,恶戒迹不复现,得三昧乱意迹不复现,得智慧无有愚痴迹,得解脱不复见未解脱迹,已见解脱慧不复见不解脱慧。譬如佛光出时,日月、忉利诸天王、阿迦腻吒天光明不复现;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其句义不可见。何以故?道及菩萨、菩萨义,是亦不合亦不散,无有形不可见,无有对一相,一相者则为非相。

“须菩提,菩萨于诸法,当学无所著,亦当觉知诸法。”

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诸法?何等为菩萨于诸法学无所著?何等为菩萨觉知诸法?”

佛告须菩提:“诸法者,谓善法、恶法、记法、未记法、俗法、道法、有漏法、无漏法、有为法、无为法,是为菩萨当于是诸法学,无所著亦当学。”

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世俗善法?”

佛告须菩提:“俗善法者,谓孝顺父母,供养沙门道人,养育长老,施诸福事,约身守节,精勤念善,意崇方便修行十善,有俗内想、腐败想、青瘀想、血想、食不消想、乱想、骨想、半燋想、四禅四等四无形禅想、佛想、法想、比丘僧想、戒想、施想、天想、精勤想、安般想、身想、死想。须菩提,是谓世间善法。

“何等为世俗恶法?杀、盗、淫、怒、恶口、妄言、绮语、嫉妒、邪见,是为世俗恶法。

“何等为记法?若善法若不善法,是为记法。

“何等为未记法?未有身口意,未有四大,未有五阴、十八性、十二衰,是为未记法。

“何等为世俗法?五阴、十二衰、十八性、十善、四禅、四等、四无形禅,是谓世俗法。

“何等为道法?三十七品、三解脱门、三根、三三昧、解脱摄意、八解脱门、九次第禅、十八空、佛十力、四无所畏、佛十八法,是为道法。

“何等为漏法?五阴、十二衰、十八性、十二因缘、四禅、四无形禅,是为漏法。

“何等为无漏法?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是为无漏法。

“何等为有为法?欲界、形界、无形界、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是为有为法。

“何等为无为法?无为法者,不生亦不灭,不终亦不始,常住而不改,淫怒痴尽,如无有异法性及真际,是谓无为法。

“菩萨摩诃萨,当于是空相之法无所著而不倾动,觉诸法而不二。”

须菩提白佛言:“何等为摩诃萨?”

佛告须菩提:“于诸大众必有上首,是故名为摩诃萨。”

须菩提白佛言:“当为何等众生而作上首?”

佛告须菩提:“大众者,谓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初发意菩萨摩诃萨至阿惟越致地住者,是为大众之聚。菩萨当于是中作上首,于中当发金刚意便为上首。”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为金刚意?”

佛告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发意言:;我当受无央数生死作精进行。我当为众生故舍一切所有。我当等心于一切众生。我当以三乘度脱众生,当令般泥洹,亦不见众生般泥洹。我当觉诸法无所从生,常当以萨云若慧意行六波罗蜜。我当学当救济一切。须菩提,是为菩萨发金刚意,便为大众最上首。

“菩萨复发意言:;我当为泥犁、薜荔中罪人所受苦痛,我当为众生代受无央数劫苦痛,尽令众生于无余泥洹而般泥洹,然后我自为身作善本亿百千劫乃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须菩提,是为菩萨发金刚意于大众而为上首。

“菩萨当为妙意,以妙意故于众生为上首,从初发意已来亦不当生淫怒痴意,亦不当娆众生,亦不起声闻、辟支佛意,是为菩萨摩诃萨妙意而为大众作上首,亦不念贡高。

“菩萨当于萨云若意而不动亦不贡高。菩萨常当起护念于众生亦不舍众生。菩萨摩诃萨当为法行,当为法乐。何等为法乐?随其所知而讽诵受。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住于诸法空为大众作导,亦无所倚,亦无所得。菩萨住于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为大众作上首,无所倚而无所见。

“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住于行如金刚三昧乃至尽虚空际无所染逮解脱三昧,便为大众作上首,而无所得亦无所倚。

“须菩提,菩萨住于是法地故,便能为众生而作上首,是故名为摩诃萨。”

摩诃萨品第十五

是时,舍利弗白佛言:“我亦当复说,所以为摩诃萨者何?”

佛告舍利弗:“便说。”

舍利弗言:“菩萨于诸妄见悉断,是故名为摩诃萨。何谓诸见妄见?吾我见,有人见及众生见,有断见、有常见,有见、无见,五阴见、十八性见、十二衰见,有谛见、十二因缘见,有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见,有育养众生见、有净佛土见,有道见,有佛见、转法轮见。一切诸见悉断,作如是说法,是故名为摩诃萨。”

须菩提问舍利弗言:“菩萨摩诃萨,何以故有五阴、十二衰、十八性、十二因缘见?何以故有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见及有妄见?”

舍利弗对曰:“菩萨摩诃萨不以沤和拘舍罗行般若波罗蜜,如务五阴、六情、十八性、十二因缘,倚六波罗蜜、三十七品及佛十八法起诸见。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沤和拘舍罗,断是诸见,为人说法而无所倚。”

须菩提白佛言:“我亦当说,所以为摩诃萨者何?”

佛告须菩提:“乐说者便说。”

须菩提言:“道意无有与等者,非声闻、辟支佛所知。何以故?以萨云若意无漏故。意亦不著,是故为摩诃萨。”

舍利弗问须菩提:“何等为菩萨意无有与等者,诸罗汉、辟支佛所不能及者?”

须菩提报言:“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以来,不见法有生灭,亦不见有增减,亦不见著,亦不见断。舍利弗,诸法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著不断者,亦无罗汉、辟支佛意,亦无道意,亦无佛意,是为菩萨摩诃萨意无有与等者,非罗汉、辟支佛所能及知者。”

舍利弗言:“如须菩提意,不著罗汉、辟支佛地,五阴亦不著,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不著。”

舍利弗语须菩提:“假令萨云若意无漏者,凡人意亦当无漏性,空故。罗汉、辟支佛及诸佛世尊意亦当无漏。”

须菩提言:“尔如所言。”

舍利弗言:“五阴亦无漏,其性本空故。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亦复无漏,性空故。”

须菩提言:“如舍利弗所言。”

舍利弗问须菩提言:“无意为不与意合耶?无色、痛、想、行、识为不与识合耶?”

须菩提言:“尔如所言。”

舍利弗复问:“三十七品、佛十八法与非十八法,为不著不合耶?”

须菩提报言:“有无之事皆合。”

须菩提语舍利弗言:“菩萨摩诃萨作如是行般若波罗蜜,不持道意,及罗汉、辟支佛所不能及知,意亦不贡高而有所倚,于倚于法而无所入。”

问僧那品第十六

是时,邠耨文陀尼子白佛言:“世尊,我当说所以为摩诃萨者。”

佛言:“汝乐欲说者便说之。”

邠耨言:“菩萨为大功德所缠络乘于大乘,以是故谓为摩诃萨。”

舍利弗问邠耨言:“何等为菩萨摩诃萨以大功德所缠络而为摩诃萨?”

邠耨报言:“菩萨摩诃萨,不为齐限于人故住檀波罗蜜而为布施,普为一切众生故行檀波罗蜜;尸、羼、惟逮、禅、般若波罗蜜,普为众生故作谦苦行。菩萨成僧那僧涅不限众生,亦不言;我当限度若干人,不能度余人,亦不言;我当教若干人至道,亦不言;我不能教余人。菩萨为众生故起大誓愿言:;我自当具足六波罗蜜,亦当教他人使具足六波罗蜜。菩萨行檀波罗蜜所布施应萨云若意,愿言:;持是功德与一切众生俱共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舍利弗,是为菩萨行般若波罗蜜而习布施。

“复次,舍利弗,菩萨布施应萨云若,不求罗汉、辟支佛地,是为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布施习于尸波罗蜜。

“复次,舍利弗,菩萨布施时作萨云若念法所应行,是为习羼波罗蜜;如精进所应行,是为习惟逮波罗蜜;一心布施应萨云若念,终不起声闻、辟支佛意,是为习禅波罗蜜;所可布施如幻相,不见施者,亦不见所施,亦不见受者,是为菩萨布施而习般若波罗蜜。菩萨以萨云若意,不想诸波罗蜜亦不倚。舍利弗,是故当知菩萨为僧那僧涅。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尸波罗蜜意应萨云若布施,持布施功德与众生,共求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是为菩萨行尸波罗蜜而具檀波罗蜜。

“复次,舍利弗,菩萨行尸波罗蜜尽能奉行能忍辱,是为菩萨行尸波罗蜜具足羼波罗蜜。

“复次,舍利弗,菩萨行尸波罗蜜具足惟逮波罗蜜,是为菩萨习精进。菩萨行尸波罗蜜不受罗汉、辟支佛意,菩萨行尸波罗蜜于诸波罗蜜如幻相不贡高亦无所倚,舍利弗,是为菩萨行尸波罗蜜如习般若波罗蜜,是为菩萨行尸波罗蜜总持诸波罗蜜,是故名为僧那僧涅。菩萨行羼提波罗蜜应萨云若布施,菩萨入无形禅亦不处其中,是为菩萨行沤和拘舍罗而为般若波罗蜜。

“复次,舍利弗,菩萨行禅分别空、无相、无愿,是为菩萨行僧那僧涅而为般若波罗蜜,以是故,名为僧那僧涅。舍利弗,菩萨作是僧那僧涅者,十方诸佛世尊皆以大音声赞叹是菩萨言:某国土菩萨具诸功德为僧那僧涅,当育养众生净佛国土。”

于是,舍利弗问邠耨文陀尼子:“何等为菩萨摩诃萨摩诃衍三拔致?摩诃衍三拔致者(晋言发趣大乘),云何为发起大乘?”

邠耨报言:“行六波罗蜜,随诸禅所应行,尽奉行持求萨云若。菩萨以萨云若意,于八禅观其无常,观其苦、空、非我、无相、无愿,是为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为摩诃衍。菩萨念三十七品、佛十八法是为菩萨摩诃衍。菩萨意不近罗汉、辟支佛地,志但崇萨云若,是为菩萨行四等而为羼波罗蜜。菩萨行萨云若意无懈时,是为菩萨惟逮波罗蜜。菩萨虽行四禅、慈悲喜护,八禅亦不能动摇菩萨。所以者何?以沤和拘舍罗故。菩萨行四等为众生消诸漏,是为菩萨行四等而为檀波罗蜜,诸法所作禅不持求罗汉、辟支佛。何以故?常求萨云若故。是为菩萨行四等而不[打-丁+此]尸波罗蜜。

“菩萨复有摩诃衍,于内外空其慧不转,无所倚,无所得,无所见,是为菩萨摩诃衍。复有摩诃衍,不于诸法,慧不在乱亦不在定,慧亦不在有常亦不在无常,慧亦不在苦乐亦不在有我无我,是为菩萨摩诃衍而应无所倚。复有摩诃衍,慧不在当来、过去、今现在,慧亦不离三世,是为摩诃衍应无所倚。摩诃衍者,慧不在三界,亦不离三界。复有摩诃衍,慧不在俗法,亦不在道法,亦不在有为,亦不在无为,亦不在有漏,亦不在无漏,是为无所倚。

“舍利弗,是为菩萨摩诃萨摩诃衍。”

摩诃衍品第十七

尔时,舍利弗问邠耨文陀尼子言:“何等为菩萨摩诃萨乘于大乘?”

邠耨报舍利弗言:“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乘于檀、尸、羼、惟逮、禅波罗蜜,乘是六波罗蜜不见六波罗蜜,亦不倚菩萨而无所倚,是为乘于大乘。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一心学萨云若,具足三十七品、佛十八法,虽念欲成不有所倚,是为菩萨乘于大乘。

“复次,舍利弗,菩萨作是念言:;菩萨者,但是字耳。五阴者,但有字耳,不倚五阴故。六情者,但有字耳,不倚六情故。三十七品者,但有字耳,不倚三十七品故。内外空者,但有字耳,不倚内外空故。佛十八法者,但有字耳,不倚佛十八法故。如来法者,但有字耳,不见法性故。真际者,但有字耳,真际不可见故。佛及道者,但有字耳,不倚佛故。是为菩萨摩诃萨乘于大乘。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以来具足菩萨之神通,具足已欲育养群生,从一佛国游至一佛国,供养礼拜事诸佛世尊,从诸佛听受法教。”

“何谓法教?”

报言:“菩萨大乘,是菩萨乘,是大乘,游诸佛刹净佛国土育养众生,初无佛国想,亦无众生想,亦不住二地。菩萨为众生故,随其所应而变其形像,不得一切智终不离菩萨乘,逮一切智已便能转法轮,非罗汉、辟支佛及诸天、龙、阅叉、阿须伦及世间人所能转。是时,闻十方恒边沙诸佛世尊赞叹声言:某国某菩萨摩诃萨,乘于大乘,逮萨云若,转于法轮。舍利弗,是为菩萨摩诃萨乘于大乘。”

本文链接:第四卷 放光般若波罗蜜经

上一篇:四教义全文 第五卷

下一篇:阿毗达磨顺正理论 第二十卷

精彩阅读

热门精选

最新精选